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陈竹 > 中国天然气黄金时代将至?

中国天然气黄金时代将至?

西气东输二线是地缘政治和国家力量博弈的结果,更是中国能源胃口剧增的真实体现

短短六年内,西气东输一线工程和二线工程先后开工,见证了中国对能源需求的巨大胃口。

在12月1日举行的“国脉万里行”媒体动员会上,中国石油报社副社长邱宝林曾表述对中国天然气需求迅速增加的忧虑。他说,中石油的天然气供应量以每年20%-30%的速度增长,但还是赶不上需求的增速。

他说,西气东输一线的最大好处,就是让人们认识到天然气的优势。修一线的时候,一些省市考虑到改用天然气需要更换设备,增加成本,态度颇为游移。六年之后,人们认识到,天然气不仅清洁优质,还有价格优势——同样热值,天然气和石油的价格比是1比3。现在,各省市领导赴京,少不了要去中石油游说增加天然气配额。

同为“西气东输”,今年2月开工的二线与2002年开工的一线有着很大不同。一线是把中国境内新疆塔里木盆地和长庆的天然气输送到长江三角洲地区,而二线则将第一次把来自土库曼斯坦和哈萨克斯坦的天然气资源一路送到广州。

所以,真正的二线不仅包括总长9102公里(包括主干线和八条支线)的境内段,还包括起于土库曼斯坦格达依姆,由西向东跨越乌兹别克斯坦和哈萨克斯坦,最终到达位于中哈边境的霍尔果斯的境外段,即“中亚天然气管道”。

西气东输二线在中国境内只有一根主线,管径1.219米。境外段的中亚天然气管道则有两根并行的主线,总长3588公里,其中乌兹别克斯坦段980公里、哈萨克斯坦段2600公里、延伸至中国境内8公里。两根主管道的管径均为1.067米。

为何国内一根管,国外两根管?中石油中亚天然气管道有限公司总经理孙波解释说,这主要是出于能源安全的考虑——中石油对境外段管道的保障能力相对有限,两根管道的意义就在于,即使一根出了故障,另一根仍可继续将中亚天然气输入中国。

中石油中亚天然气管道公司总经理助理兼中哈项目总经理金庆国补充说,国外修两根线,也是出于中亚气源可能扩增的考虑。管径1.219米的管道,可以容许每年300亿立方米的天然气通过;管径1.067米的管道,可以容许每年200亿立方米的天然气通过。“两个200亿就是400亿。”

金庆国看上去年轻,却是中石油海外项目的“资深人士”。1997年,他就跟随孙波去委内瑞拉投资油田。在从霍尔果斯去果子沟的路上,他向记者详细解释了中亚天然气管道对中国能源安全和中亚国家经济独立的意义。他说,从运输角度看,天然气和原油的区别在于,原油可以用桶装,可以用公路、铁路运输;天然气则主要依靠管道。管道就像“能源高速公路”,没有它,资源就找不到市场、卖不上价格。虽然澳大利亚、印尼的天然气可以压缩为液化天然气通过海上运输,但在陆地上,液化天然气不仅成本高,而且运输危险系数大,很少被采用。

金庆国说,由于地理条件的限制和天然气运输的独特性,中亚天然气市场一直控制在俄罗斯手中。中亚国家的天然气原本可以较高价格卖给欧洲,但要把气送到欧洲就必须经过俄罗斯,而俄罗斯向来对管道所有权控制严格。最后,中亚国家不得不把油气以低廉的价格卖给俄罗斯,再由俄罗斯通过国有管道高价卖给欧洲。有时候,中亚的很多气田往往因为没有市场,或者售价过于低廉,而不得不选择了“回注”。这个境况实际上促成中国同中亚国家的能源合作:中国需要稳定的能源,而中亚国家则需要中国这个市场来实现政治平衡和经济独立。

不过,对中亚油气充满兴趣的不仅有中国。据中石油中亚天然气管道有限公司总经理孙波介绍,世界上主要的国家和利益集团都介入了中亚能源的博弈,从各自立场出发对中亚地区的能源外接通道提出了各自的方案。这当中包括欧洲国家积极推动的跨里海管道和印巴推动的自土库曼斯坦穿越阿富汗到达巴基斯坦和印度的管道。

中国石油报社副社长邱宝林说:“这是国家力量的博弈,谁修成了(管道),(油气)到了谁的市场,就是谁的。”

不过,将“意愿”转化为“行动”,各个国家的速度和能力有所不同。上述种种管道修建规划,真正动工的还只有伸向中国这一条。

中石油的管理层将之归功于“社会主义优势”。“我们能集中力量能办大事。”中石油管道建设项目经理部总经理吴宏说。



推荐 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