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陈竹 > 兔死狐悲——关于BP泄漏事故

兔死狐悲——关于BP泄漏事故

至少到目前为止,竞争对手们并未对BP的噩运而感到庆幸。在北京参加国际石油天然气会议的美国代表们都在接受采访时表示,没有哪家石油公司会幸灾乐祸,“兔死狐悲”更能形容大家的心态。因为环保主义者和美国民众的排斥情绪与其说直指BP,不如说直指整个石油行业。

同金融业一样,美国石油行业也愈发成为一个相互依存、相互渗透的生态圈。以墨西哥湾事故为例,不仅BP股价大幅缩水,它的一系列合作伙伴——包括世界最大的独立石油公司阿纳达科(Anadarko)、近海钻探承包商Transocean、石油服务供应商哈利伯顿(Halliburton)和提供防喷器(用来阻止石油泄漏扩大)的卡梅隆(Cameron)——也都市值大跌。

实际上,整个行业——尤其是深海开采业——都受到潜在重创。近海开采是这些公司争取了很多年的诉求。由于此次事故,奥巴马5月27日在白宫宣布,阿拉斯加沿岸两处原计划的石油勘测项目将延至2011年,取消墨西哥湾和弗吉尼亚州沿岸的石油开采租售,联邦机构六个月内将不再发放新钻井许可,同时暂停墨西哥湾现有33个深海油井的勘探活动。

壳牌是最直接的受害者。它原本雄心勃勃,计划自今年夏天开始,在阿拉斯加外海的楚科奇海(Chukchi)与波弗特海(Beaufort Seas)开展勘探,为此做好了21亿美元的预算,并已经提交了各类确保安全的材料。BP的事故令壳牌功亏一篑。

壳牌国际勘探与生产公司项目与技术部部长马蒂亚斯•比克塞尔(Matthias. Bichsel)在6月8日接受本刊记者采访时说,墨西哥湾泄露事故很可能是石油工业史上的黑暗一页,公众、政府和监管部门都很担心,但不能据此认为深海勘探开发就不安全。

“有无数例证能证明,深海勘探开发整体来说是安全、成功的。标准、流程都有了,关键是,现在还不清楚这次事故的原因到底是什么,但我们会了解,会有能力去应对挑战。深海作业是原油的重要来源,不能因噎废食。” 比克塞尔说。

埃克森美孚高级副总裁马克·阿尔贝(Mark W. Albers)也做出类似表态。他告诉本刊记者,在没有彻底查清事故原因之前谈监管,为时过早。

“不要借题发挥,在与事故无关的领域上进行监管。我们行业在深海有很大进展,全球1.4万口井,有的深海钻探项目比BP出事故的井还有挑战性,但都成功了,这说明只要有很好的培训,最好地实践流程,就不会发生这样的事故。” 阿尔贝说。

石油专家们预测,BP墨西哥湾泄露事故还将直接导致海上钻井成本的攀升,因为政府机构将抬高准入门槛,加强安全监管力度,企业不得不花更大的人力、物力和财力来满足上述要求。

目前,深海钻探的保险费已经上涨了40%-50%,如果美国立法者如他们所声称那样,将1990年美国《石油污染法案》(Oil Pollution Act) 所规定的责任上限从7500万美元增至100亿美元,深海钻探的保费将更加疯狂地飙升。可以预见,美国中小型独立石油公司将因为无力承担这些新增成本而退出深海开采业,大型国际石油公司也会不堪重负,缩减开采规模和产量。

这是一个令埃克森美孚、壳牌们痛苦不堪的事实。

中海油首席研究员陈卫东评价认为,这是一个国际石油公司盛极而衰的年代。上世纪70年代前,石油七姐妹垄断了世界上大部分的油气储量,进而垄断全球石油工业,现在,国家石油公司垄断了探明石油储量的75%左右。埃克森美孚作为全球最大的国际石油公司,其年产量不过是全球产量的3%,其探明储量也不过是全球总储量的不到1%。在这一背景下,非常规油气和深海油气的开采,已经成了拥有技术优势的国际石油公司为了谋求生存发展而无法放弃的领地。



推荐 24